西行漫记——中卫沙坡头:曾引爆屏幕的《爸爸去哪儿》外景拍摄地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19-11-28 点击率:88次

  早餐后,车队8点正式出发。360多公里,途经定边、中宁,于中午时分抵达。丰盛的特色午餐后,大队人马放弃午休,火速直赴景区。

  中卫沙坡头,光环可不少!什么全球环保500佳,国家首批AAAA景区,中国最美的五大沙漠,中国十大最好玩的地方,等等。是国家级沙漠生态自然保护区,它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城区西部腾格里沙漠的东南缘。北接腾格里沙漠,南临黄河,东起二道沙沟南护林房,西至头道墩,长约38公里,宽约5公里,海拔在1300~1500米,总面积4599.3公顷,占中卫市城区土地总面积的3%,是全国二十个治沙重点区之一。

  沙坡头是草原与荒漠、亚洲中部与华北黄土高原植物区系交汇地带,集大漠、黄河、高山、绿洲为一处,具西北风光之雄奇,兼江南景色之秀美。植物有422种,野生动物有150余种,充分展示出一个以亚洲中部北温带向荒漠过渡的生物世界。该保护区是干旱沙漠生物资源“储存库”,具有重要的科学研究价值。

  一直以来,中卫沙坡头的旅游境况不温不火,就像养在深闺中的娇娘,由于很少抛头露面的机会,所以,知道的人并不太多。线湖南卫视大型亲子秀《爸爸去哪儿》第三期、第四期节目在以此地为外景地进行拍摄,由此知名度一发不可收拾,简直红透半边天、热遍全中国,令大众争相前往趋之若鹜,从而引发了沙坡头的旅游热。

  俗话说,“好酒不怕巷子深”,而现实情况是“好酒也怕巷子深”。所以,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,宣传和推介在某种意义上也是生产力哦。由此可见,只有文化搭好台,经济方能唱好戏啊。这与“行成于思”、“借梯上楼”有异曲同工之处。

  待车辆缓缓驶入景区,一望无际的大沙漠,起伏的沙丘,像幅壁画般一览无余地横亘在眼前。“大漠风尘日色昏,红旗半卷出辕门。前军夜战洮河北,已报生擒吐谷浑。”一不留神,王昌龄“从军行”的诗句立马从口中溜出。可见,历史画卷是人类永生不灭的记忆密码,调频对了,随时便会自然输出同步音画。

  而秒杀眼帘的便是那铺天盖地的金黄色——黄灿灿,暖洋洋,整个一片豪华耀眼的土豪金呐!人,仿若忽地掉进一个贴满黄金的宫殿!那种金黄,纯粹,靓丽,浩大、霸气,让人眩晕,使人温暖,令人兴奋,叫人魔怔。

  是的!横陈眼前的浑圆丰腴细腻的黄色躯体,真得叫它沙坡,而不能叫沙山,更不能叫沙地或沙滩!关于沙的记忆,要追溯到2016年的夏季,那是内蒙古草原之行时,邂逅的玉龙沙湖。颜色是一样的金黄,但给人的震撼力,似乎没有沙坡头给予的更强烈——沙坡头的黄沙,纯,细,软,还有滚烫。这是目前为止,我所见到最高大的一片沙了,高到人站在它的脚下,望沙兴叹。

  景区内,砂山以北是浩瀚的腾格里沙漠,有着洪荒岁月的一种冷寂,以南则是郁郁葱葱的一片绿洲。因为奔流不息的黄河在沙坡头,盘亘出了一个婀娜的“几”字形,于是,清凌凌的水波,黄灿灿的沙漠,绿茵茵的州畔,齐聚黄河身边,使得这片一望无垠的沙漠,顿然呈现出一派勃勃生机。

  沙坡头被景区里的包兰铁路分隔为南区和北区。南区主要是以黄河边为景区开发黄河古渡和羊皮筏子漂流、快艇游河、滑沙、黄河滑翔飞索为主的娱乐项目。北部景区,主要就是玩沙漠了,有骑骆驼,蹦极、沙漠越野和沙漠冲浪等娱乐项目。这些娱乐体验项目,都是自费的。“沙漠越野”因在玉龙沙湖体验过,“滑沙”怕急速感自己的小心脏不适应,“羊皮筏子漂流”怕逐浪湿身显现俺那肥胖的原形,被我无情地一一趴死。仅选择了160元的C套餐——景区光观游览车+骑骆驼+沙漠冲浪。

  讲真,沙漠冲浪跟沙漠越野大同小异,犹如坐过山车一样很是刺激。第一次骑骆驼,主要是为了留个影。当然,骑骆驼跟泰国“黑象”有天壤之别,骆驼本是沙漠之舟,是负重运输的工具,没有事先的人为酷驯,不会受到良心的谴责,但骑无妨。结果,从头至尾,俺严格遵从景区工作人员“不许拍照”的警告,待整个骑行过程结束,需要自拍时傻眼了——不会自拍啊!只得下了骆驼,勉强着来了一张自拍照。手机“咔嚓”后,哈!一个从头到脚全副武装、仿若窃贼一样的可笑装扮像,让“大王叫我来巡山”的小曲,非常顺溜地跑出了俺的嗓门儿——这哪是“大王叫我来巡山”啊,分明“我是女贼来巡山”嘛……哈哈!

  沙坡头最绝妙的游玩项目当属滑沙吧。人从百米沙峰滑下,会发出一种如钟如鼓沉闷浑厚的声响,人称“金沙鸣钟”,的确很有特色。友情提示:到沙坡头游玩,一定要全副武装,做足防晒保护工作!一定记得租赁一副沙漠鞋套(租金10元,押金10元)!因为高原上的沙漠,在强烈的紫外线照射下,不是烫,而是非常烫!毫不夸张地说,一脚踩下去犹如脚踏火盆,用火焰山形容沙坡头的温度,一点也不为过。但诸君且莫恐慌,有火焰山,自然就会有铁扇公主的芭蕉扇候着呐——喏,就在景区南区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的王维观景处,那儿呼呼的大漠狂风啊,能将不足百斤重的小人儿吹上云端哩……

  沙坡头,切实让我这个在云贵高原出生、在鲁中平原长大、又长期蜗居在钢筋水泥森林城堡里的所谓现代人——傻婆姨,深深地感受到了天地之美是何等壮阔,是何等神奇!

威尼斯人官网@版权所有

皖ICP备14009167号-1

手机版>>